吝九玖

【伞修】岁月神偷

随意:

【老叶生日快乐,比昨天更爱你~】


伞修多PARO活动原著PARO,策划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


【最近文力不足,但依然是一颗真诚的伞修心biu~biu~biu~】


【感谢在我写文时不停和我一起讨论顺便鞭策我的你~非常爱您!啥也不说了,都在一餐一饭里 @独白不读白


岁月神偷


 


岁月是一个小偷,他偷走争执、痛苦、不安、崩溃,留下了和解,未来,沉稳和爱。


 


1


 


叶修,记得喝完桌上的牛奶!!!不然回来亲你【偷笑】。


 


叶修看着盒子里二十多年前的那张便利贴,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转头过去给苏沐橙打电话,“喂,沐橙啊,你还记不记得我当年丢了手机那会儿?”


 


“怎么不记得。”苏沐橙在电话那头笑,“你记不住时间老是放哥哥鸽子,气得哥哥给你买了一个手表。”


 


“恩,”叶修从盒子里翻出手表,“它现在不走了。”


 


“二十年前就不走了。”


 


荣耀第十次大更新之后,如同叶修和喻文州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千机伞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散人这个职业被彻底的淘汰出去。它不再具有全职业精通的优势,每一个职业被官方精准的平衡起来,而号称宛如自制外挂的散人君莫笑,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职业群里又在讨论这次大更新引来的震动,叶修没去参与,他忙着从床底下拽出那个存放着他诸多少年时大半回忆与梦想的箱子。


 


这箱子是他幼年时候外公送给他的,外公退休以后喜欢做木匠活,便给叶修叶秋兄弟一人做了一个精美的小箱子,外面没有刷漆,木制的纹路看起来温和又美好。


 


叶秋用来放情书,叶修用来放游戏账号卡。


 


谁也没比谁强多少。


 


叶修吹了吹箱子上经年累积的灰尘,意料之中的被呛了一鼻子灰,他咳嗽了半天,伸手挥了挥眼前蹦跳在阳光缝隙里的灰尘,这才打开了箱子。箱子里东西不多,一张神枪手的账号卡,一张便利贴,一张旧照,一个早就不再走了的手表,再加上叶修刚刚放进去的君莫笑账号卡,半生岁月,堪堪五样东西。


 


“好久不见了,苏沐秋。”叶修把君莫笑放好,然后笑着拿起箱子里的照片说道。


 


2


 


照片是叶修二十年前在小摊上随手打印的,一块钱一张,照片里的少年笑得灿烂,不过是有些太灿烂了。


 


叶修伸手摸了摸被时光侵蚀过的相片里少年弯起的嘴角,他突然想起那天,千机伞的进程终于有了新推进,苏沐秋一路高兴地仿佛捡了十万块钱,叶修穿着趿拉板跟在苏沐秋身后,瞧他像个少年人一样灿烂而美好的样子,突然生出了那么一丝丝心思。


 


“苏沐秋,你手机呢?”叶修伸手要。


 


“怎么了?”苏沐秋把手机递给他,“奇了怪了,叶修居然也用手机了。”


 


咔嚓——


 


苏沐秋连笑容都还没有收回,就这样被定格了这么一张在他看来无比傻逼的瞬间。


 


他一直耿耿于怀,非要和叶修决一死战,男孩儿就算不像女孩儿那么爱美,但形象什么的好歹是要注意点的。


 


“怎么,我觉得挺好看的啊。”叶修笑着拿着手机看着,他没苏沐秋长得高,便把手机拿到怀里捂着,笑嘻嘻地瞧着苏沐秋。


 


苏沐秋被弄得没了脾气。


 


撸了一把叶修的头发然后自我安慰地说:“看吧看吧,不要对着哥的照片留口水就好,哥天生丽质……”


 


“卧槽叶修你不是吧你还打印出来!”苏沐秋嘟嘟囔囔地往前走,一回头却发现叶修已经拿着手机走到了旁边的手机照片打印的小摊上,一元一张,快而方便,已经打印好了。


 


苏沐秋跑过来,叶修一扔手机,苏沐秋连忙接住,再抬头叶修已经拿着照片狂奔而去了。


 


苏沐秋看着那个穿着趿拉板跑的飞快的某人,突然莫名的笑了起来。


 


风吹起少年略微有些宽大的衣袖,他的脊背显得更加瘦削和挺拔。


 


叶修听到笑声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半蹲在路上笑着的少年,也没忍住,弯起了好看的眉眼。


 


周围是杭州街头成片的香樟树,樟树叶子摇摇摆摆,阳光从树叶的缝隙拥挤着里洒满了一地,满街的人头躜动,叶修仿佛只能看见那个少年,他站在那里,阳光从他身后缓慢地铺陈开来,就像少年时代陪母亲去画展看过的油画一样美好。


 


叶修没来由地想到。


 


他把相片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半天,回忆来得这样突如其来而汹涌澎湃,他有些想笑,那年那天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美好,每一帧画面都像一副色彩鲜明的艺术品,而偏偏留下了这么一张有些滑稽的照片,他戳戳照片上那人嘴角的酒窝,笑着说:“真是便宜你了。”


3


 


这箱子里的物件,基本都是他那年从杭州回北京偷弟弟身份证时随手扔进去的,说起来这事儿,脸皮厚如叶修,也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对于弟弟的愧疚。


 


真的,你看他比方锐还真诚的眼睛。


 


他拿起那个不再走的手表琢磨了半天,又从家里翻找出工具箱,蹲在地上开始修了起来。


 


那会儿叶修把手机丢了,也不打算买。苏沐秋催他几次,他也不上心,最后两人一合计,索性也不买了,还能省一份电话费和手机钱。


 


少年人,除了拥有无限的梦想以外,其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了,而且还非常容易被金钱的浪潮在现实中一巴掌拍到岸上,从此过上衣食无忧、梦想缺缺的乏味生活。


 


叶修自觉不想过那种生活,他不渴求物质的丰富,只盼着这一生能够玩游戏直到老去。


 


荣耀的盛行,给了叶修一个可以看得到的未来,包括苏沐秋。


 


他们两个疯狂的迷上了这个游戏,和一般玩游戏的网瘾少年不同的是,他们致力于在游戏中寻找适合的归宿和未来,和那些只争朝夕的逃学党不一样,他们有确切要到达的地方,于是一招一式里都透露出少年人的自信与豪迈。


 


追求不一样,玩游戏的气质方式也不会一样。


 


那时荣耀论坛上有网友评价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说他们一定会在这条路上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技术好是一方面,还有就是因为他们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气质。


 


彼时叶修没当回事儿,他不觉得自己玩游戏有什么气质的体现,也不觉得大漠孤烟和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他回头看向还在研究千机伞前期架构的苏沐秋。


 


只觉得一往无前这个词应该送给眼前这个人。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眼前这个人明明有那么多谋生的方式和手段,可他选择了游戏,选择了这条在大众眼里并不平坦的路。叶修相信以苏沐秋的资质,无论他想去做什么,甚至做生意,都会比做游戏来钱快,但是他没有。


 


他就这样,在这个自己喜爱的领域里,奋力拼搏着,即使一无所有。


 


叶修觉得自己都快被感动了,结果苏沐秋扭过头来,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朝叶修挥挥手:“叶丞相,快来把朕扶上龙床,朕困已。”


 


叶修还没来得及吐槽,眼前这人已经一头往桌子上栽去。


 


叶修连忙伸手把某人的脑袋救下,然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拖上床,苏沐秋看着瘦,但是骨架重。


 


三个人之前被沐橙拽着在化妆品店门口称体重,苏沐秋明显高出叶修一截,叶修能把苏沐秋拖回床上已经很不容易了,指望公主抱,是完全没可能了。


 


等到把苏沐秋拖到床上,叶修也累得够呛,他们这屋子小,但也架不住苏沐秋重啊,平常叶修睡下铺,苏沐秋睡上铺,叶修衡量了下自己把苏沐秋拖到上铺这一技术活实现的可能性,果断把苏沐秋扔到自己床上,然后从苏沐秋床上拽下被子里给他盖上。


 


又回去把二人的游戏和电脑退了,才翻回床上,睡在外边。


 


少年不识愁滋味,躺下倒也能立刻睡着,不像之后,他常常失眠在深夜,深夜的灯光纠缠在黑夜里,叶修的神经思维在这样的夜里总是活跃异常。


 


等第二天醒了之后,叶修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苏沐秋还有点懵,他们呼吸交缠,再近五厘米,就要嘴唇相触。


 


这一认知让叶修惊慌失措起来,但面上还不显,他琢磨着如何从苏沐秋锁得死死的怀抱中不动声色地挣脱出来。


 


最终,叶修通过惨烈的事实告诉我们,不如假装睡觉。


 


苏沐秋看着近在咫尺的叶修的脸,显然也懵了,二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谁先凑过去的,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接了一个甜腻腻的吻。


 


甚至还互帮互助了下。


 


叶修觉得自己尴尬到爆炸了!


 


但是看苏沐秋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适,甚至还抱着他问道:“叶修,舒服吗?”


 


“舒服……舒服尼玛!”叶修内心咆哮。


 


3


 


叶修用改锥把表盖好不容易拧开,里面的电池都生了锈,二十多年的便宜表,现在电池估计也不好找,叶修有些发愁,他回到电脑前,打开淘宝搜了一下——2015年手表电池配件。


 


全都是什么2035年最新款日系韩系表盘表带,叶修绝望,这淘宝可是越来越不人性化了。


 


转而又打开知乎,首页上是一个【你们和故去的亲人有过什么联系吗?】的问题,答案已经破了千,叶修显然没心思注意这些,他在首页输入【北京修手表的老店】。


 


最终在一票靠谱不靠谱的答案里选中一家南锣鼓巷的老店,叶修把后盖拧上,揣好表,便迎着北京五月的烈日出门去了。


 


踏上外面的第一步,叶修就果断放弃了步行过去这个初期设想,他冲进最近的地铁站,当第一缕属于空调的微风吹来时,叶修深刻的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杭州夏天的热和北京的热还不太一样,南方的热普遍都是闷热,太阳看着不怎么晒,但是基本上一局pk下来,苏沐秋和叶修的后背都要出一身汗。


 


所以后来叶修和苏沐秋基本早晨早早出发去嘉世网吧蹭空调,晚上又一定十点过后踏着微凉的晚风回来。


 


家里只有沐橙的房间装了一个二手空调,苏沐秋一般也不想她来网吧,所以等两人回家以后,沐橙基本都早早睡了。


 


他们回家之后蹑手蹑脚也不敢大声说话,简单收拾收拾便躺下了。


 


实在热得睡不着,叶修都想起来玩会儿游戏了,苏沐秋从上铺探出个头来:“睡不着啊?”


 


“恩。”叶修回。


 


苏沐秋没再说话,叶修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现在身处北极,身边到处都是冰川,他在冰冷的冰川上摊开四肢,凉风吹来,舒服地让人说不出话来。


 


叶修居然就这样缓慢地睡着了,他都不敢相信,醒来时正准备感慨睡了个好觉,一抬手却发现苏沐秋趴在他的床边,手里还拿着一把沐橙买来的画着可爱图案的绿色扇子。


 


叶修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苏沐秋,杭州的夏天热起来那样让人无处躲藏,可苏沐秋总是有办法,为他撑起这样一片阴凉地儿。


 


他在叶修的心里种下了一颗小小的树苗,这枝树苗如今枝繁叶茂,苏沐秋轻轻一动,它竟然哗啦啦地发出一片响声,震得叶修心底发颤。


 


4


 


幸好下午地铁里人也不太多,叶修抓住扶手有些不着边际地想着过去的事儿。


 


那些从前的细枝末节在他的回忆里不断的放大,最终填满了他整个躁动的胸膛。


 


他看着手里的表,突然想起那个晚上,他从杭州一路跑回去偷身份证的晚上,实在是,每每提起来他都忍不住要笑。


 


本来叶修计划好一天来回,结果沐橙听说了以后,一直问叶修天安门什么样子,叶修虽然在皇城根儿长大,但天安门他实在没好好注意过,只能大概地描述——恩,有一个门,门上有毛主席的像,门口还有人民英雄纪念碑,去的时候还要被查身份证。


 


一提起身份证,叶修就很绝望了。


 


苏沐橙听叶修这样的形容,显然不是很满意,嘟着嘴不理叶修,跑去复习功课去了。


 


苏沐秋在旁边听了半晌,最后拍板决定!


 


和叶修一起回北京。


 


叶修吓了一跳,苏沐橙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叶修不忍当面打击妹妹,只偷偷拽过苏沐秋问道:“咱们还有钱?”


 


“唔,存了一点。”


 


“说实话。”


 


“实话就是我打算把换电脑的钱拿出一部分来去北京玩儿。”苏沐秋抱歉,“估计暂时换不了电脑了。”


 


叶修低笑,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在意,他还以为苏沐秋又要委屈自己一个月不吃正餐,吓了一跳。


 


三人买了凌晨的票,稍微便宜点,买的坐票,相连的座位。


 


晚上苏沐秋不敢睡,把苏沐橙抱怀里还觉得不太放心,叶修看着不忍心,就说:“我帮你看着,你睡会儿吧?”


 


苏沐秋摇摇头:“咱这熬夜专业户,你快睡吧,明天还要回家呢。”


 


一提这个,叶修就有点垂头丧气起来,他看着窗外漫无边际的黑夜,天上连一颗星星也没有。火车呼啸而过,带不走他的烦恼与忧愁。


 


叶修正发愁,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


 


苏沐秋朝他笑笑,无声地问道:“怎么了?”


 


叶修看着眼前的苏沐秋,在他的掌心缓缓写道:“其实我有点害怕。”


 


苏沐秋继续无声地问道:“怕什么?”


 


“我怕十年后我一事无成。”叶修继续写。


 


“那如果真的一事无成呢?”


 


叶修沉默了良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沐秋也不催促,他静静地由着叶修把玩自己的手指,过了良久,叶修才在苏沐秋的手心里写道:“那就再来一次。”


 


他握紧苏沐秋的手,看着苏沐秋的眼睛,苏沐秋也笑着看向他。


 


他们都知道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他们都放弃了那条可以望到尽头的人生道路,他们选择这条看不清未来的道路,就必须承受迷茫、困惑、不安。但天才之所以被称为天才,就是因为他们坚信,他们终归能走到终点。


 


他们的未来,成或败都是豪情万丈的。


 


“你的眼睛里有东西。”叶修在苏沐秋的掌心写道。


 


“有什么?”苏沐秋眨眨眼。


 


“有星星。”叶修写完,似乎是被自己逗笑了,他转过头不再看苏沐秋,只专注的看向窗外,窗户上倒映出身后人的影子,苏沐秋笑着望着他,夜空的星辰一定都落到了苏沐秋的眼里,不然他的眼睛为何那样明亮。


 


叶修看着那个影子,他们的目光奇异地在那一瞬间交汇,他感觉自己的手被苏沐秋紧紧握住,十指相扣。


 


不需要再说什么,他们都懂得。


 


5


 


苏沐秋的掌心干燥又温暖,特别舒服。


 


叶修在地铁上昏昏欲睡地想道。


 


等他反应过来,才发现已经到站,匆匆忙忙跟随人潮下了车,出了地铁口,周围的游客越来越多,这几年北京空气治理的不错,游客便又翻了几倍。


 


叶修从南锣鼓巷出去,七拐八拐到一个胡同里,胡同里有一个修手表的老爷爷。


 


叶修瞧着那扇挂在半中间的卷闸门,无语了好一会儿,才过去弯腰把卷闸门给推上,呼啦一声,阳光全透了进去,老爷爷趴在柜台上似乎是睡着了,这会儿被吵醒,心里挺不乐意。


 


“嘛呢?”


 


“修手表。”叶修从口袋里拿出手表,“劳累您帮忙看下,这手表还能修不。”


 


老爷爷接过手表,从身后的货架上翻找了半天,又从柜台底下拿出工具箱,熟练的开始摆弄起来,叶修一看这自己也不懂,便出门站在门口抽了根烟。


 


那年他和苏沐秋兄妹一路从杭州狂奔回到北京,三人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苏沐秋就果断分配好了任务,自己陪沐橙去天安门看升旗去,叶修回家偷身份证,然后三人在南锣鼓巷地铁站出口见。


 


苏沐橙没有异议,叶修却觉得有些对不起苏家兄妹,还没等叶修表达歉意,苏沐秋便一巴掌呼到叶修的肩膀上:“快去快回,晚上还要赶火车呢。”


 


叶修便释然了,他们彼此都能体会彼此的难处,便不需多言什么。


 


他爸他妈一般不在家,叶秋这会儿还不起床,此时回去正合适。


 


蹑手蹑脚地回到家里上楼,先是推开叶秋的门,弟弟穿着格格睡衣趴在床上睡得正香,叶修没忍住伸手戳了戳弟弟的脸,叶秋被扰了清梦,烦得不行,翻了个身。吓得叶修连忙蹲下,等弟弟再次睡熟以后才开始在弟弟的书包里翻找。


 


叶秋习惯把重要物件放在钱包里,叶修拿着钱包有些感慨,这还是叶秋13岁生日那年叶修送他的,叶秋居然用到了现在,钱包角都有点磨起了边,叶修心里有些发酸,连忙拿了身份证转身往外走去。


 


“叶修!”叶修刚走到门边,听到叫声一下子站直了,僵硬地转过身,才发现叶秋是在说梦话,他松了一口气,不敢再耽搁,连忙偷偷跑了出去。


 


路过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叶修四下望了望,鬼使神差的推开了门,他在房间了转了几圈,房间还像他离开时候那样,基本没什么变化,他走到书桌旁边,还是他离开那天摊开的数学书,数学本上还有没做完的习题。


 


叶修随手翻了一页,就看到了满页的“混账哥哥!”。


 


他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然后从笔筒里拿出笔,在下面写道:“哥要去闯事业去了!”,还无耻地加了一个得意叼烟的表情。


 


叶秋醒后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梦到叶修回来了,他拎着书包从自己房间里冲出来的时候,下意识地推开叶修的房门看了看。


 


正准备在叶修的数学本上日常问候一句混蛋哥哥,却看到一直只有他自言自语的本子居然有了回应。


 


虽然这回应讨打的很,叶秋拿起本子旁边的笔,似乎还有那人留下的温度,他笔走龙蛇,在这人留下的话后写了一句颇为自得的回复,然后哼着歌投入到了奋战高考的大军去了。


 


风轻轻吹过,那页纸被吹得翻了几下,却仍是留在了这兄弟二人短暂交流过的这一瞬间。


 


——混账哥哥!要加油啊!


 


6


 


“修好了!”老师傅在里面叫道,叶修连忙掐灭烟走了进去。


 


接过手表的时候,连叶修都忍不住感慨师傅手艺好,这二十年都没走过的手表竟然都给修好了。


 


叶修拿着手表仔细看了会儿,发觉有点不对劲,这指针怎么不停往后走呢,他有些无奈地指给老爷爷:“您是不是修错了,这指针怎么往回走呢?”


 


“啊?你说啥?”老师傅把耳朵伸过来使劲听。


 


“我说您好像没修对!”叶修大声地说道。


 


“什么?”老爷爷大声地喊道。


 


“……”叶修无奈,把钱给老师傅留下,将修反了的手表戴在手腕上,走出了店门。


 


外面的阳光还是太耀眼,他伸手挡了下阳光便疾步朝地铁站赶去。


 


“叶修!你跑什么?”


 


身后传来多年未听到的声音,叶修觉得自己可能是有些幻听了,他脊背僵硬,几乎不敢扭过头去。


 


“噗哈哈哈哈”,身后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笑声,叶修犹豫地扭过头,苏沐秋就站在阳光深处,樟树的叶子摇摇晃晃落下几点细碎的阳光,在苏沐秋的脸上投出好看的阴影。


 


叶修站在这头,瞧着眼前的少年。


 


他似乎是没有变老,还是像当年一样。


 


叶修记得少年好看的眉眼和骄傲热血的内心,他无数次的想过如果苏沐秋老了,可见,苏沐秋老了以后,也一定很好看,笑起来还有酒窝,心里也燃着这份热血。


 


他没再迟疑,大步跑过去,手表的指针不停地向后倒转着,他穿着趿拉板一路疾驰,像极了那年街头还未长大的少年。


 


他穿越风霜雨雪,穿过车辆行人。


 


好像他这前半生岁月都在这一路狂奔中趋向于此。


 


“苏沐秋!”他一下把人拥入怀中,这颠沛流离二十年的人生,终于在此刻完整了。


 


“我喜欢你。”他听见苏沐秋在耳边传来的声音。


 


“嗯,刚好,我也是。”他听见自己的回答。


 


二十年前与二十年后这样重合起来,他拥抱的是三十八岁的苏沐秋还是十八岁的苏沐秋都已经不重要,重点是,这个人是苏沐秋。


 


他说他喜欢他,他也是。


 


7


 


叶修觉得有些神奇,在今天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想过苏沐秋了。


 


在他十八岁那年,他以为自己想起苏沐秋会非常艰难,他必须非常费力的压下喉头的哽咽与不甘,才能故作云淡风轻地提起那个人。


 


可是时至今日,他这样想起他,如同夏天突如其来的暴雨,来得那样酣畅淋漓。


 


叶修觉得眼眶有些热,可是他嘴角却微微勾起,像少年时期苏沐秋亲过的那一瞬间的笑容。


 


美好。


 


干净。


 


透彻。


 


都在少年不设防的嘴角。


 


叶修回到家,打开知乎正准备感谢一下推荐修手表地儿的那个答主。


 


却看到那个依然在首页飘着的问题。


 


你们和故去的亲人有过什么联系吗?


 


这个联系指的是你们之间相关的,但是生前没注意过的这种啊,不要灵异故事。


 


叶修犹豫了良久,还是点开编辑了答案。


 


我和他相遇在少年时期,自他十八岁逝世之后,我很少想起他。


 


我害怕。


 


可今天我打开那个装满我回忆的盒子,前半生寥寥多少事,竟都与他息息相关。


 


我以为回忆过去会痛苦,可是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任何不适,我甚至还去修了他送我的手表。


 


我渐渐明白,岁月是一个小偷,他偷走争执、痛苦、不安、崩溃,留下了和解,未来,沉稳和爱。


 


死亡很可怕吗?


 


年少时我认为死亡很可怕,他抢走了我最爱的人,我恨不得与它势不两立。


 


可如今我渐渐明白,死亡不过是命运给你的一场虚张声势的考验而已,他是为了告诉你,你有多爱这个人。


 


我们来世上一遭,从生到死,都是为了这一场遇见。


 


这些年来,我们之间从未断过联系,他知道的,我这样想念他。


 


和他想念我一样。


 


8


 


叶修把箱子放好,然后推开窗户,阳光一蹦一跳地洒了进来,有些落在地上,有些落在叶修的眼皮上,叶修闭上眼睛,风从窗外轻轻拂过,所有美好的瞬间都集于此,他轻轻开口:“苏沐秋。”


 


时光在叶修的脑海中轰然倒退回到2014年。


苏沐秋站在楼下笑着冲他挥挥手,少年好看的衣角飞扬在空气里,他趴在窗口懒得说话,只冲他招招手。


 


“懒死你叶修!”苏沐秋笑骂一句,然后骑上自行车飞速狂奔走了。


 


叶修知道,他去买晚上做饭要炒得菜去了。


 


夕阳西下,叶修看着苏沐秋的背影,他知道他会回来,所以眉眼里都是笑意温存。

评论

热度(546)